在到雅典之前,我们对这个闻名于世的古城充满了好奇,网络上关于雅典的中文信息很有限,这让我们也对即将到来的希腊生活有些担心。不过在一家跨国公司工作的好处之一,就是到了一个新地方总是会有当地的同事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所以当我们知道从出机场就会有一位司机来接我们,心也就放肚子里去了。

  

  到达雅典机场提取行李时,很不幸中了俄罗斯航空的招,人到这儿了,可是行李还在莫斯科。在航空公司的服务柜台沟通了很长时间,才终于拿到了一张纸,行李会随第二天的航班从莫斯科来雅典,然后工作人员会特地送到家里。据说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航空公司的管理问题导致的经济损失看来比较可观。

  拿着已经到手的几件行李,同个航班的其他乘客大多已经走了,我们走出大厅,一眼就看到一位希腊男士举着写有我们名字的牌子在那里等着,就向他招手。他很快走过来跟我们打招呼,英语很流利,自我介绍说他叫迪米特里斯。

  他帮我们拿好行李,带我们走到停车场,然后很优雅地邀请我们上车。那是一辆黄色车身的奔驰出租车,在车上他跟我们介绍说,希腊的出租车有两类,一类是大街上招手即停的,一类是只接受预约而平时不在大街上跑的。后者的车况、服务等都比前者要更好,当然收费也更高。

  

  行驶大约二十多分钟,我们进入一处安静的社区,车速减缓,然后停在了一个白色的院门前,原来已经到了。他请我们下车,帮我们拿好行李后就开院门带我们进去。

  大理石洁白的墙面和地面让我们莫名地产生好感,电梯很小,与我们以前在丹麦坐的电梯有得一拼。其实也可以走楼梯,也同样是大理石铺就,呈螺旋形上升。每层楼有两户,我们的那间朝南,正合中国人的喜好,阳光充足。当打开门,我们瞬间就喜欢上了这个房子,地面还是洁白的大理石,这不是国内常见的人造大理石,而是真正的天然大理石,墙面也同样洁白。

  迪米特里斯打开阳台的门,我们走进阳台,立刻被惊呆了,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阳台!估计有十个平方,坐在这么大的阳台上晒太阳可真是太舒服了。

  

  迪米特里斯把钥匙和一些必要的文件资料交给我们,很详细地跟我们解释了各种注意事项。第二天是周末,他跟我们约好周一一大早他会过来接我们去医院做体验,然后就告辞了。

  到了这儿,我们才真正安下心来,才真正感觉到新的生活开始了。而且迪米特里斯一直很周到的服务和很温和的态度让我们感觉很安心。

  

  周一一早,迪米特里斯就在楼下等我们,他准确地告诉了我们到达医院所需的时间,然后就出发了。他把车开得很平稳,沿着海边大道去往比雷埃夫斯,阳光洒进车内,我们舒服地享受着刚刚开始的雅典生活。

  

  当车驶入拥挤的街道,迪米特里斯告诉我们已经到比雷埃夫斯了。作为希腊最大和历史悠久的港口,比雷埃夫斯的居住区域很拥挤,街道狭窄,人口很多,而且由于多坡道,在这里开车难度还是很大。在经过了一个非常狭窄而且坡度很大的小路,车停在了一家医院门口。下车后他去停车,我们端详着这家医院的大门,感觉似乎回到了九十年代中国某个县乡的医院。来之前就听说希腊公立医院条件比较差,但这还是很出乎我们意料。

  

  迪米特里斯回来之后,就带我们进去体检。原来他不只是开车载我们,而是会全程帮我们处理所有的这些杂事。这就不仅仅是出租车司机那么简单,这不就是相当于是管家服务嘛。

  当走进医院,我们一下子就懵了,所有的文字都是希腊语,完全看不懂,而且也没有明显的箭头指引什么的。迪米特里斯显然也在努力找到相应的科室,而从我们去到的各个科室,显然这里的科室安排是没有什么规划的。更让我们惊奇的是,有些关键的科室医生不在!而且据说要一个月之后才回来。有些科室的医生也不再岗位上,而是聚在一起讨论罢工。虽然能够理解经济危机之下医生们也在为自身权益考虑,但现实状况还是大大出乎我们意料。我们俩已经完全迷失了,只能靠迪米特里斯来回奔波帮我们处理好所有的事情。

  

  这里说说迪米特里斯的形象。两次见他,他都是西装笔挺,长得也很帅,举止优雅,说话温和匀速,做事果断利索。当时我们就感觉,这不就是传说中的贵族管家嘛!即使在那样昏暗杂乱的医院,他仍然能够努力理出头绪,帮我们一项一项地处理好。

  

  不过有关键科室的医生不在,我们不得不回去等待。我们当时就想,难不成真要等一个月,迪米特里斯说他会想办法。

  过了一个星期左右,他给我们打电话,说搞定医生了,一会儿过来接我们。再次来到医院,他又是一阵奔波,并且要与不同的人沟通很多,看得出来他在非常用心地帮我们尽快办好体检,这样才能够顺利申请居留。正是因为他,尽管体检过程很折腾,我们却没有觉得烦躁不耐烦,反而庆幸有他的帮助我们才能这么顺利,如果是我们自己,那简直不能想象。

  

  送我们回去的时候,刚好经过他家,他太太下来送一件东西。他说声抱歉,然后下车与太太轻声说话,他太太长得很美,看得出来他们的感情很好。

  后来我们渐渐适应了在雅典的生活,也越来越少见到迪米特里斯,但他优雅热情的形象却一直深深地留在我们印象中。

  这就是我们走出雅典机场见到的第一位希腊人,一位像贵族管家一样的出租车司机。